媒体聚焦
当前位置:首页金院新闻媒体聚焦

【光明日报】中欧班列由“增量”驶向“提质”

[返回列表]
发布人:党委宣传部  来源:宣传部  时间:2019-07-01 点击量:3836
 
作者:郑亚莉 张海燕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06月30日 08版)

    图为德国杜伊斯堡9个货运场站中最大的DIT场站。DIT场站是中欧班列在欧洲的重要集散地。新华社发

  中欧班列是往来于中国与欧洲国家间的集装箱国际铁路联运班列,是新丝绸之路上的“钢铁驼队”。伴随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推进,中欧班列发展迅速,运行规模呈指数级增长。自2011年首列开通至2019年3月底,中欧班列累计开行超过14600列,其中,2018年一年开行6363列,超过2011-2017年运行列数总和;2019年仅一季度已开行超过2600列。与此同时,中欧班列“朋友圈”不断扩大,班列目的地覆盖至少15个国家50座城市。人们毫不怀疑,2019年中欧班列快速增长态势仍将持续。随着运营规模的迅速扩大,推动中欧班列由“增量”阶段向“提质”阶段转变,此时思索如何发挥中欧班列的复合功能,保障其高质量发展恰逢其时。

开发复合功能 推动高质量发展

  中欧班列的区域指向与“一带一路”建设方向高度契合,又兼具承载复合功能的可塑性。因此,开发中欧班列的复合功能,是推动中欧班列高质量发展的题中要义。

  其复合功能可以划分为三层架构:首先是基础层。以物流通道引导贸易流向,促进多边贸易往来。班列运输将引导贸易流向班列节点集聚,推动节点国家(城市)成为区域物流中心或贸易中心,形成贸易迁移效应,引发班列沿线国家间双边或多边贸易关系发生变化。二是中间层。以铁路、海关、检验等领域多边合作推动班列沿线国家政策沟通。班列运输需要途经的所有国家铁路部门配合,接受各国关检部门监管。因此,班列规模化运营后,始发国、途经国与目的国必将密切铁路运输合作、强化多边关检协同,围绕班列业务完善双边或多边沟通机制,促进贸易便利化,提升相关国家在贸易规则变迁中的话语权。中间层功能的实现对班列的可持续健康发展至关重要。三是拓展层。以综合服务平台为载体,探索“物流+”多种拓展可能性,是中欧班列发展的高级阶段。根据始发国、途经国、目的国合作基础与各自诉求,中欧班列探索“物流+基础设施建设”“物流+运贸一体化建设”“物流+贸易投资一体化建设”等多模态发展,充分发挥班列在沿线国家合作中的杠杆作用,才是中欧班列高质量发展的核心标志。

“锚定”高端产业 开展精准合作

  相比海运,班列运输终究是“小胃口”。以班列运输创历史纪录的2018年为例,全国中欧班列运量约60万TEU(标准箱),同期,海运运量约为2.64亿TEU,是班列运量的440倍。因此,中欧班列要实现最佳规模,可锁定适配产品,聚焦相宜产业,坚持走精准合作之路。适宜中欧班列深耕合作的产业应具备以下特点:产品具有适度附加值,适用铁路运输;企业有沿产业链延伸的多样化增值服务需求;产业是我国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具有一定投资规模的产业,如汽车、航空、智能装备、新材料与新能源等。中欧班列可针对这些产业设计定制化服务,如运输时效保障、分拨短驳服务、货权担保留置等。

  “谋定”政策沟通,创造政策红利。发挥中欧班列运输联合工作组、中欧班列运输协调会的平台作用,推动我国与班列沿线国家铁路服务合作;发挥中欧安全智能贸易航线试点计划项目(简称“安智贸”)、海关-铁路运营商推动中欧班列安全和快速通关伙伴合作计划(简称“关铁通”)等项目示范效应,扩大覆盖范围,推动我国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关检合作,破解班列互联互通瓶颈;发挥中国邮政集团牵头制订中的《铁路运邮工作指南》的作用,推动班列运输与跨境电商协同发展,助推铁路运邮的“中国标准”成为“世界标准”。

  合建班列生态圈,创造服务增值。相比海运,班列运输的价格劣势需通过服务优势来弥补,因此,需要构建综合服务平台,集聚多方资源,合建班列运输生态圈,创新服务内容,实现服务增值。具体而言,一是从干线运输向产业链两端延伸,聚集优质服务商为客户提供货源地集采、干线运输、目的地清关、短驳、仓储、保税等服务;二是创新“物流+”模式,拓展服务内容,如联合境外产业园等创新“班列+园区+展会”模式,境外园区负责海外招展、集货,班列提供门到门运输、清关等服务,展会合作方提供布展、参展一站式服务;三是长远谋划进口商品营销渠道建设,整合商贸流通领域的线上、线下资源,发挥进口商品展销会、进口商品展示馆等线下渠道的作用,充分发挥我国跨境电商线上优势,推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优质产品进入我国消费市场。

科学培育市场优势

  中欧班列可持续发展需要面对两条基本市场规律。第一,班列需要寻找自己的适配产品。价格敏感型产品尤喜海运,速度敏感型产品优选空运。拥有适度附加值、非价格或速度敏感型产品才是班列运输的适配产品。因此,放弃对大量价格敏感型商品的追逐,有目标地争取“优质货源”是班列遵从市场规律的基本体现。第二,内陆国家是班列的优势目的地。班列是内陆国家“沿海化”的重要渠道,可以节省海运目的港与最终目的地之间的接驳费用,缓解班列运输的成本劣势,满足内陆国家打造交通枢纽的内在需求。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地区中如中亚、中东欧地区最能体现这一区位优势。

  在此基础上,未来可进一步发挥中欧班列的纽带作用,探索以班列运输促产业合作的政策扶持体系,促进我国与班列沿线重点国家间的贸易投资往来,深化双边产业合作,培育中欧班列的市场竞争优势。为此,以培育具有国际竞争能力的综合服务商为主线,构建包括主体培育、平台搭建、渠道构建、金融支持、人才储备等在内的政策激励体系,提高运营主体能级,搭建综合服务平台,建设境内外营销渠道,打通货源与消费者之间的信息流、物流通道,进而推动国际产能合作,促进贸易投资一体化,实现产业升级优化的改革目标。

  (作者:郑亚莉、张海燕,分别系浙江金融职业学院院长、捷克研究中心主任;浙江金融职业学院国际商学院副院长、捷克研究中心副主任)

校址:浙江杭州下沙高教园东区学源街118号   联系我们|旧版回顾
版权所有©浙江金融职业学院   浙ICP备11036364号